看完这篇文章你将发现青稞酒不是唯一神话其他酒也有诸多妙用

【keywords start】其他酒【keywords end】 始了自己的酒坊。现在我每天早上都会来到这里,搅拌着金青稞酒,感受着离地3200米的高原气息。尽管天气骤冷,但是这里却是酒香扑鼻的。我看着灶台里炭火正旺,周围缭绕着蒸汽,心情格外愉悦。作为一名酒大工,我将酒曲撒入金青稞里,搅拌均匀,并用背篓背至酒窖。将酿制好的酒坛完成封坛后,我心中无比期待,等待着它的静静发酵。据说,这里是中国青稞酒的发祥地,同时也是最大的生产基地。而我作为这里的一份子,感到无比自豪。我们想要办起纳顿庄园,总是希望能够真实复原古老酿酒工艺。虽然现在青藏高原上越来越少见传统酿酒作坊,但我们想要让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时代更新换代,不想让它中断在经历巨大社会变革的我们这辈人手里。这是我们的初衷。曾经,青藏高原上人们以青稞为原料、以酩馏技艺酿造的酒称之青稞酒,也称斯贝都拉斯,但酒的度数却不高,一般只有二,三十度。四百多年前,山西酿酒师傅来到互助,并改进了传统酩馏酿酒工艺,自此青稞酒的度数提高至了五六十度。 我们土乡人酿酒讲究颇多。比如酿酒之日,我们必须忌门,不允许生人出入,要煨桑祈福,并出酒管。而现在,我们正在努力复原这个古老而神秘的酿酒工艺,让更多人能够接触到它,爱上它。我自小就听说,酿青稞酒要缠一寸多长的黑羊毛绳子,而酿出的头酒要献给神灵,叫做神仙不落地。过去,我们常在羊圈、土炕埋酒让其发酵,用酒笼储酒,加之酿酒时的种种讲究,形成了极富地域和民族特色的酒文化。 在我小时候,土乡人几乎家家酿酒,还形成了天佑德、世义德等知名青稞酒八大作坊。但如今,据青海省酒类行业协会会长陈文博介绍,青海共有32家青稞酒生产企业,依靠传统工艺和现代技术,年产酒量上万吨,产值约17亿元人民币。 然而,青稞酒生产企业业绩可观的背后,如今的八大作坊和家家酿酒的盛景已经不复当年,传统酿酒器具已经难以寻觅,炉火蒸馏、铁批拌曲、酒笼贮酒等传统做法也快被遗忘。但我相信,这种特有的青稞酒文化一定会得到弘扬,让更多人了解和喜欢上这种美妙的跨文化饮品。我发现,在现代社会,用传统的方法酿造出最原始的青稞酒已经变得越来越少见了。大多数的酿酒师傅也都已经步入暮年,现代工业技术结合传统酿造方法规模化生产的青稞酒充斥市场,纯青稞、古法酿造的青稞酒变得越来越少有。这使得年轻人对这些古老技艺了解的越来越少,只是一味享用其中的美味,却不知道其中的学问。 我认为,在这个背景下,复原最原始的酩馏青稞酒作坊非常有必要。除了真实展现最古老的酩馏青稞酒的各项酿造工序,宣介富有特色的青稞酒文化外,更重要的是让传统文化推向市场,产生赢利,使古老技艺自身拥有传承下去的后劲。因为,如果只是为了仅仅保留一种传统手艺,而手艺人自身靠它无法维持生计,那么这种技艺未来的传承将面临更大的困难。 我认为,现代社会重新回归传统是一条正确的路。目前,七年窖龄的青稞酒一市斤的价格达到了七八百元,供不应求,深受酒客青睐。这表明,传统的青稞酒文化具有很高的市场价值,只要我们加大宣传力度,扩大市场影响,必将有更多的人认识和喜欢上这种美妙的文化产业。我听到陈文博说,复原古老的青稞酒技艺和文化非常重要,这有助于青稞酒的发展。在青海,现在有好几家原始酿酒作坊兴起,这是因为人们认识到,酒必须有文化支撑才能成为真正的酒。 尽管现在最原始的作坊式酿酒技艺日益式微,但人们仍然钟情于“土方法”酿造的酩馏青稞酒,并希望酒能静静地发酵,带来美好的期待。 我去纳顿庄园参观了一次酒窖。我发现酒缸的封条上写着人的姓名和窖藏日期。杨海春告诉我,这些都是人们代藏在这里,等待在父母寿诞、儿女时刻开坛分享喜悦的。这种文化在这里得到了传承,并且在不断地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