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威士忌

最初提起「威士忌」,人们并不会想到跟日本有什么关系;提起「日本」,人们心中的印象是「清酒」。
上世纪初时,大多数人都并不看好日本威士忌,甚至包括日本人自己。对他们来说,日威是一种用来买醉的酒,不会有人花时间精力去研究它,更别提去吹捧、宣传日威了。

然而到今天,没有人会再这么想了。

虽然在现在我们的印象中,日威仿佛是这几年才兴起的,在威士忌的酿造原理已经公之于众的如今,「仿一下」似乎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其实并非如此。
其实早在 19 世纪的德川幕府时代,威士忌就已经出现在日本境内了,要说后来是怎么步入现代化的威士忌酿造的,就不得不提日威发展史上最重要的 2 个人——鸟井信治郎和竹鹤政孝。
生产出「真正的威士忌」1923 年鸟井信治郎在日本京都西南部的山崎郊区建立了日本的第一座威士忌蒸馏厂——山崎蒸馏厂(Yamazaki Distillery),并渐渐地把它发展为举世闻名的三得利公司(Suntory)。

1918 年,竹鹤政孝留学苏格兰学习威士忌酿造技术,学成回国后进入鸟井的蒸馏厂工作。1929 年时,鸟井和竹鹤一起推出了日本第一瓶真正的麦芽威士忌。
日本威士忌到底该走向何方?
鸟井认为,东方人与西方人存在先天喜好上的差异,因此日本威士忌在酿造调和方面应该有所调整,但是竹鹤并不认同,他坚持苏格兰传统制法,要继续改进完善现有的设备工艺。因为酿酒理念上的分歧,两人渐渐分道扬镳。
1934 年,竹鹤在余市创立了余市蒸馏(Yoichi Distillery)厂,拥有了自己的品牌:Nikka(日果)。后来,两家酒厂一直进行着激烈的斗争,试图寻找日本威士忌的定义。
自此日本市场上出现了两派不同的威士忌:符合亚洲人口感、甜美柔和的三得利公司(旗下有山崎、白州和响3 个威士忌品牌)以及专注于传统苏格兰工艺的日果公司(有竹鹤、余市和宫城峡三个系列)。
日本威士忌有什么特别之处?
日本威士忌脱胎于苏格兰威士忌,所用的麦子和泥煤也是从苏格兰进口的,但是成品的风格却独树一帜。
日本威士忌酒厂对传统的苏格兰威士忌酿造技术做了一些改良,融入了本土特色,生产出了更加精致、和谐、圆融的威士忌。有人对日本与苏格兰的威士忌做了一个生动的比喻,前者像是细致的日本怀石料理,精致细腻,可细细品味其口感、味道与层次;而后者是有点粗枝大叶的德国菜,但胜在够强烈,个性鲜明,受到欧美人的欢迎。


日本人做威士忌,真的是以一种虔诚的姿态。
「我们不将威士忌视为一种生产,而是一种艺术」。
橡木桶的艺术
日威在橡木桶的选用上非常讲究,不仅采用传统的雪利桶、波本桶或新桶,还开创性地使用了具有日本特色的水楢桶甚至梅酒桶来熟成威士忌。
水楢树
来自西方的威士忌遇到东方的桶,隐隐地透出一种檀香的气息,甚至有了一些「禅意」,喝上一口,仿佛魂穿了神秘的日本神社。
传奇是永远的谈资
这就不得不提喝威士忌的人一定听说过的日本传奇酒厂——轻井泽。
轻井泽号称世界上「最珍贵、最稀有、最传奇」的威士忌,在日威的发展史上创下了种种突破性的记录:1976 年出产日本第 1 支单一麦芽威士忌,多次创下日本威士忌单瓶最贵拍卖记录……

轻井泽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原料使用苏格兰进口黄金诺言大麦(Golden Promise),陈年用雪利桶,蒸馏器非常小,还采用直火蒸馏的方式,所以产量就非常稀少。
很可惜的是,当年人们对威士忌的关注本就不多,80 年代中后期威士忌市场越来越没落,轻井泽产量小又收益不佳,终于在 2000 年时停产了。
停产多年后,轻井泽才重新被人挖掘,开始受到各国威士忌爱好者的追捧。本就不多的产量,停产后喝一瓶少一瓶,使得轻井泽在如今已经成为了身份地位的象征。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后来的余市和宫城峡身上,这 2 个品牌停产以后,日威一下子成为了抢手货,连带着没停产的三得利旗下威士忌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有人说日本威士忌是停产造就的传奇,这话既对也不对。轻井泽、余市等品牌的确是在停产以后地位一步登天的,但是停产的酒厂那么多,怎么没各个都登天呢?封神的根本原因,当然还是这些威士忌本身的优秀品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