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酒企下一个竞争高地

“我平时喝威士忌不多,主要是在清吧里和朋友一起喝。”素素说。

素素是成都上班族,不到30岁,时尚大方,追求新潮,和朋友去清吧(以轻音乐为主,比较安静的酒吧,是威士忌的主要售卖场所之一)是她下班以后的众多休闲活动之一。

“最初接触威士忌主要是为了尝鲜,和朋友分享,喝过几次后再喝的积极性不大。”素素说。

实际上,和素素一样喝威士忌是为了尝鲜的消费者还有很多。

据了解,威士忌是一种由大麦等谷物酿制,在橡木桶中陈酿多年后,调配成43度左右的烈性蒸馏酒,包括苏格兰威士忌、爱尔兰威士忌、美国威士忌和加拿大威士忌。

近几年,威士忌逐渐在国内崭露头角,虽然具备了一定的消费基础,但威士忌仍是小众人群的游戏。

小众人群的游戏

老丁是另一位对威士忌浅尝辄止的消费者。

“我喝威士忌以自饮为主,主要是为了尝尝口味,以便和朋友分享”,他同时密切关注威士忌在国内的发展态势。

老丁是国内某酒企总裁,对各个酒种都很熟悉。各大酒企推出新产品,他几乎都会自饮一杯,感受一下。

不过,正如他调侃的,“常参加的商务饭局还是以喝白酒,尤其是茅台酒为主,威士忌只是大家闲聊时提上几句。”

与素素和老丁不同,阿布则对威士忌情有独钟,可能是几年出国留学的熏陶,让他偏爱这一酒种。除了几个国外的威士忌品牌,他还在慢慢接触国产威士忌。

这几年,国产威士忌渐成气候,目前,在福建、湖南等地区已经遍布一些小型威士忌酒厂,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向威士忌抛出了橄榄枝。

一位收酒人士表示,其所在的圈子里真正爱好威士忌的消费者并不多,其中多是一些在国外住过一段时间的年轻人。在国内,威士忌产品价格参差不齐,从几十元、几百元、几千元到两三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都有。

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目前威士忌在国内的发展正处于有品类无品牌的阶段,消费人群范围较窄,消费场景集中在自饮与夜场范围,但其用户忠诚度较高。

国产威士忌将“开花结果”

日前,郎酒发布公告,任命刘杨为公司副总经理。而刘杨此前担任郎酒子公司峨眉山高桥威士忌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此次刘杨被任命为郎酒副总经理,或可见郎酒对威士忌赛道的加码。

据了解,今年4月,峨眉山高桥威士忌酒业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为1亿元。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的大股东为郎酒,持股比例为85%。

而在5月初,燕京啤酒股东大会通过相关议案,拟增加其他蒸馏酒、威士忌生产、威士忌销售、白酒销售、厂房出租等经营范围。

更早之前,泸州老窖与麒麟烈酒集团签署中国威士忌项目合作协议,洋河股份与国际洋酒集团帝亚吉欧联合推出了威士忌产品“中仕忌”,青岛啤酒也将威士忌产品加入到了经营范围中。

啤酒行业分析师方刚透露,从生产工艺和技术特性来看,啤酒和威士忌出自一脉。世界上的很多啤酒企业都在做威士忌产品,国内啤酒企业生产威士忌也是在进行长线布局。

紧跟年轻新潮流

酒企竞相加码威士忌项目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蔡学飞表示,目前传统酒类市场消费疲软,增速放缓,消费多元化趋势下酒企加码威士忌可以开辟新市场,补充产品线,在细分市场特别是年轻消费群体中获得新的增长点。

“而酒企之所以选择威士忌,是因为其经过国外品牌培育多年,在国内有一定的消费基础。相比其他洋酒品类,酒企加码威士忌的消费者培育成本较低。”蔡学飞补充说。

方刚也认为,从全球范围来看,威士忌的分布范围较广,普适性较强,未来很可能会抢食国内高端白酒的市场份额。

诗婢家酒业研究院秘书长张皓然认为,威士忌在国内有一定的市场空间和运作机会,尤其是很多年轻人,把威士忌当作高端和潮流的一种酒饮,这给酒企加码威士忌项目增添了信心。

市场调查公司Euromonitor数据显示,中国酒精饮料消费量由2021年的517亿升下降至2022年的505亿升,但威士忌的消费量自2016年持续增长,2021年达到约1851万升,预计2025年将达到3850万升。

和时间做朋友

酒企加码威士忌项目有一定的优势,但其想真正做出好产品来仍需要时间的沉淀。

在蔡学飞看来,很多老牌白酒和啤酒企业都拥有威士忌的酿造工艺技术,新建与改造成本较低。且威士忌与传统白酒啤酒产品在渠道、受众方面存在很大重叠,酒企加码威士忌拥有天然的优势。

不过,他也提出,目前威士忌在国内仍属于小众消费,市场容量有限,且消费场景集中在自饮与夜场范围,社交性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