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醉侠伊万苏军装备神器竟是偷的最贵伏特加

我曾在读到一则关于欧洲战区盟军最高司令官艾森豪威尔的提问,他问苏军的统帅朱可夫,“你们是怎么打败希特勒的?”而朱可夫回答道:“我们战胜纳粹,有两样秘密武器,一样是喀秋莎火箭,还有一样是伏特加。”这话不禁让我感到震撼,因为在卫国战争时期,伏特加甚至成为了军用物资之一进行分配。俄罗斯是一支战斗民族,他们的战斗力毋庸置疑,而苏联又属于高寒地区,因此,他们对伏特加这种烈性酒的依赖简直就像是本能一般。当然,对于俄罗斯人来说,喝伏特加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满足口感上的需求。俄国作家叶罗费耶夫曾经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名言:“我们喝的不是伏特加,我们喝的是我们的灵魂和精神。”伏特加这个词源于俄语中的“生命之水”,这个词里的“水”在俄语中的发音为“вoда”,可以说,对于俄罗斯人而言,他们对伏特加的热爱和珍视已经贯穿了整个历史长河,历经了整整7个世纪。到了20世纪初,这种集体酗酒的现象发生改变。在日俄战争之前,沙皇曾经巡视了俄罗斯各个省份。他看到因为过度饮酒而导致的民众健康虚弱、家庭贫困以及田地荒芜等种种悲惨景象之后,不禁感到非常的悲哀。在1914年初,沙皇正式颁布了禁酒的法令。他认为,通过禁酒来改善人民的经济状况,不仅不必担心财政的损失,还能够更好地改变人们的陋习和饮食习惯,来实现更大的社会进步。我认为,“精神和经济力量”被破坏的产品销售收入不应该成为国家的收入来源,因为我们需要更健康的方式来获取资金。事实上,军队比一般的民众更早开始禁酒。据我所知,沙俄军队从1904年开始就禁止官兵在军营中喝酒,除非是高级军官才有这个特权。尽管英雄们对美酒情有独钟,斯大林和伏罗希洛夫亦不能免俗。据赫鲁晓夫回忆,在苏波战争期间,斯大林还因为“战时酗酒”而被列宁同志当面责备。斯大林的儿子瓦西里也一直沉迷于伏特加酒,哪怕是被赫鲁晓夫送进监狱也没有改变自己的爱好。在20世纪20-30年代,苏军部分军官也开始饮酒成风。这导致斗殴事件时有发生,酗酒问题也影响了苏军的形象。因此,到了30年代末,苏维埃国防人民委员会(国防部)连发两次全军禁酒令,规定除了假期之外,苏联红军的官兵们都不能喝酒。一旦被发现违规,他们就会被关在牢房中一周,更严重的情况可能会惹来更严厉的惩罚。针对禁酒令的内容,有一些补充信息需要说明。如果我被发现在军队中喝酒,我将面临被开除军籍的严厉处罚。而且,如果我的饮酒行为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我甚至会被移交给军事法庭进行审判。 从历史上看,尽管苏军在30年代末曾颁布全军禁酒令,但这一政策只能在苏军基层得到遵守,而高级军官则不受约束。根据报道,一些苏军将领甚至在他们的文件柜里存放着高档的伏特加和进口的洋酒。尽管如此,禁酒令的颁布减少了苏军内部的酗酒问题,即使是高级将领,在喝酒时也会注意表现。在1939年底,苏芬战争爆发之际,苏联投入了大量的兵力,却付出惨重的代价,苏军士气差。为了振奋前线士气,在隆冬时期,伏罗希洛夫元帅向斯大林请示,希望向正在前线作战的苏军士兵提供伏特加。斯大林批准了这个提议,于是,前线士兵每天都有100克伏特加的供应。此外,苏军的坦克兵每天的伏特加配额可以达到150克,而军中精英飞行员每人每天可以喝100克的白兰地。根据解密的文件显示,从1940年1月10日到1940年3月12日,苏芬战争结束时,20万苏联红军共消费了大量的酒精饮品,其中包括吨伏特加和吨白兰地。在军中,“人民委员100克”的说法广为流传,士兵们常常提起这个话题。当苏德战争爆发时,斯大林下令向军队供应伏特加。这个命令与227号命令不同,是一份极为神秘的命令。根据这个命令,前线士兵每天可以领取100克伏特加,而坦克兵、飞行员、机场地勤和飞机维修保养等技术人员则可以享受更多的酒精供应。大部分专为前线提供的伏特加是通过铁路运输(每月供应40-45个罐车),之后进行分装至油桶或奶桶,并分发给士兵们。需要指出的是,在斯大林的命令中规定,伏特加的酒精浓度不能太高。根据历史资料,伏特加在苏联军中的作用非常重要。虽然供应的伏特加不能超过35度,但是它可以给红军战士带来暖身的效果,同时也可以增强他们的勇气,还能用于消毒或纪念牺牲的战友。然而,在1942年的哈尔科夫进攻战役和克里木半岛防御战役中,苏军的表现不佳,士气也很低落。为了鼓舞士气,斯大林决定再次向前线部队供应伏特加。1942年6月,他发出了机密命令,要求向在反德国法西斯战斗中表现优异的前线部队军人每天提供200克伏特加。外高加索方面军则允许根据实际情况提供200克干红葡萄酒或250克干白葡萄酒,以代替伏特加。然而,对于那些酒量大或者酗酒成性的个别苏军战士而言,每天100克到200克的供应量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当他们攻占一个地方时,如果发现那里有酒,他们都会疯狂地饮用。比如苏军第8近卫军就曾从德国军队缴获大量的啤酒,随后所有士兵立刻高兴地狂欢了一番。据记载,在二战期间,苏联军队消耗了大量的酒精。尽管有些士兵在抢占德国城镇后喝到了医用酒精而中毒,但更多的士兵还是喝对了酒,没有出现问题。据统计,苏军在战争期间消耗了惊人的亿升酒精,这个数字实在让人震惊。虽然大多数苏联士兵认为喝酒是正常的,但是苏联高层认识到这种行为的危害性。他们意识到,常常喝酒会影响军容,破坏军纪,因此在德国宣布投降后,苏军正式取消了向作战部队供应伏特加的政策。军队内部的禁酒政策相对容易实施,但是要在全国范围内禁酒的难度就非常大了。正如勃列日涅夫所说,要想消除酗酒文化,必须要有一种新的文化来填补这个空白。这需要时间和努力。说是如此重要,以至于没有它,俄罗斯人民感觉什么都干不了。虽然苏联历史上多次下令禁酒,但收效甚微。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也曾试图实施禁酒政策。他关闭了许多伏特加酒厂,推倒了很多葡萄园,大量酒类商店遭到取缔,甚至连苏联驻外使馆也被禁止饮酒。但事实证明,这些禁令并没有能够让苏联人不喝酒。如果外面买不到酒,他们就自己酿。既然管不住,还不如不禁。1992年,叶利钦政府宣布解除禁酒令。据说叶利钦本人非常嗜酒,他甚至在一些公开场合酩酊大醉,这也是他解禁伏特加的原因之一。在《辛普森一家》中,还有专门讽刺他豪饮的一集,醉酒测试仪的最高度数被标为“叶利钦度数”。看来,对俄罗斯人来说,伏特加确实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