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一组国产的伏特加老酒兼谈伏特加酒与俄罗斯民族性

本文为“文文方丈聊老酒”原创,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陈年白酒的文化和故事,欢迎关注“文文方丈聊老酒”,闲聊天南地北中国酒。最近工作节奏有些紧张,又赶了两篇积压多日的约稿,更主要的原因是自己犯懒,头条号上虽时不时分享一些老酒图片,却许久未更新文章。诸友勿怪。今天说说国产的伏特加老酒。为何突然想起说伏特加呢?其实起因很偶然,下班的时候在朋友圈看了一篇介绍俄罗斯风土人情的文章,于是脑子里就不知不觉就回响起前苏联的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现在的俄罗斯也是用的同样的曲调作为国歌,只是改了歌名和歌词。前苏联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以我的审美来看,《牢不可破的联盟》无论从音乐本身的艺术性、还是从歌词所表现出的气魄张力,都堪称为一首极为杰出的作品。与《牢不可破的联盟》这般如钢铁洪流、一往无前的词曲气势相比,法国国歌《马赛进行曲》明显略逊一筹,且带有一丝虽无畏却悲壮的色彩。大国与超级大国终是有着天壤之别的。法国国歌《马赛进行曲》麦金德曾言:“谁控制了东欧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控制了心脏地带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就控制了世界”。虽然这个预言终究被苏联错过,但有些失败同样能够令人肃然起敬,同样能够为后来在同一块上即将崛起的超级大国照亮前路。好了。说回酒。说起伏特加(Водка),大家就会想到俄罗斯,俄罗斯的伏特加一般以马铃薯和玉米为主料酿造,通过白桦制成的活性炭充分过滤后,这款酒便没有了中国白酒那些百转千回的风味。我自己总结它的口感就是:无色无味、纯粹生硬,像极了俄罗斯民族的特点。咱们国家在上世纪十年代,出于出口创汇以及与国际接轨的需要,很多酒厂都生产过伏特加酒,这些酒部分用于出口,部分也进行内销,但是估计中国的酒友不太喝得惯这种口感缺乏层次感的酒,因此,即便是那个年代放到如今的伏特加老酒,其在收藏市场的价格也远低于同时期地方名酒的价格。当然,这种价格评价方式主要是参考了老酒本身的饮用价值,而非收藏文化价值。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记得有一次,我在哈尔滨跟一个酒友一起喝过一瓶80年代中国粮油的“红梅牌”伏特加酒——在那个年代,这代表中国同类出口产品的顶尖水平——感觉是口味寡淡,兴趣索然。酱香型白酒如此备受推崇的今日,大部分中国酒友恐怕更难接受伏特加的味道。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1906年12月19日—1982年11月10日)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苏联在勃列日涅夫担任苏共中央的执政时期,外交部长葛罗米柯曾问过勃列日涅夫这样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即“如何应对军队和人民普遍酗酒的问题”。据称,本身就酷爱饮酒的勃列日涅夫深思良久,然后意味深长的回答到:“亲爱的同志,你要知道苏联人民离开伏特加是什么都做不了的”。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本文为“文文方丈聊老酒”原创,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陈年白酒的文化和故事,欢迎关注“文文方丈聊老酒”,闲聊天南地北中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