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种子酒陷入低端

斑马消费杨威

当绝大多数白酒股投资者都在分享企业业绩增长的红利时,仅金种子酒的10万多名股东就感到悲伤。

公司主营业务连续三年亏损,无利润可分,只能安心做一只“铁公鸡”。

低端酒已经拯救不了金种子酒,走向中高端、有限国产化谈何容易?

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华润身上。

金种子酒_金种子酒金10_酒金种子传天下40度1978/

主营业务连续3年亏损

很少有人会怀疑,白酒股始终是A股最佳的投资标的。 否则,上海首富郭广昌也不会在2020年连续​​拿下金徽酒、舍得酒; 易方达基金经理张坤也不会因为重仓四大白酒股而一战成神。

即使不是茅台、五粮液,只要有一定规模的白酒企业,大部分小日子都是滋润的。 经销商一只手付款,另一只手收货。 白酒企业一般不缺钱,但现金却数不胜数。 如何花掉,让白酒企业的领导们都犯了难。

因此,大多数白酒企业都热衷于财务管理。 虽然这是企业使用资金效率最低的方式,但总体来说是安全的,并没有成功。

任何行业都一样,有活得潇洒的,也有活得紧的。

安徽上市酒企金种子酒业(600199.SH)多年来一直在生死线上挣扎。

在白酒行业,一直有“东不入皖,西不入川”的说法。 安徽人爱酒、能喝,甚至还创造了很多白酒的喝法。

这也造就了安徽白酒大省的地位。 省内上市白酒企业,除金种子酒外,还有迎嘉贡酒、口子窖、古井贡酒,并称“四朵金花”。 另外,还可以随机拉出高炉酒、宣酒、文王公酒、万酒等一大批区域品牌,在区域内都具有一定的战斗力。

金种子酒区域市场不仅受到本土势力的挤压,邻省的白酒巨头洋河也在安徽市场投入巨资。

内忧外患之下,金种子酒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 2019年至2021年,连续三年非净利润亏损2.28亿元、1.14亿元、1.96亿元。

2021年年报披露后,交易所下发监管工作函,要求公司说明持续巨额亏损的原因以及主营业务持续经营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停留在低端

金籽酒除销售白酒外,还销售药品,共同构成公司的主营业务。 公司医药板块经营相对稳定,经营及业绩波动均源于白酒板块。

2012年以来,受消费升级、区域市场竞争等多重因素影响,公司主要产品柔系列、平安系列销量持续下滑,导致收入和利润持续下滑。

尤其是2019年,公司白酒收入再创新低,较上年减少3.65亿元,下降41.62%。

从公司披露的数据来看,公司白酒销量自年初以来就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下半年更是出现断崖式下滑。 7-12月,公司主要产品50元/斤以下的普通白酒和50-100元/斤的中档白酒收入同比分别下降54.94%和60.95%。 全年销售白酒594.89万升,比上年同期减少456.17万升。

此时,公司意识到,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百元以上产品的市场需求不断增长,而低端产品的需求则因市场冲击而下降,公司的主要产品集中在中低端。

2020年,为应对外部不利因素,保持市场份额,在新品未能批量上市的情况下,公司加大了普通白酒的销售力度。 全年白酒销量再次恢复至1032.42万升,但毛利率从2018年、2019年的61.42%、57.30%下降至42.75%。 但各种刚性费用无法压缩,利润仍无法覆盖成本。

2021年,公司100元/斤以上产品销量大幅增长。 但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白酒毛利率进一步下降至42.64%,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公司卖酒赚的钱不多,但花的钱却很多。 期内费用率远高于行业内同等规模的公司。

以2021年为例,金种子酒的期间费用率为32.59%,而行业平均水平为15.92%,同等级公司平均水平为19.19%。 金种子酒花的大部分钱是销售费用,2021年占白酒收入的37.04%,而同规模的金徽酒和伊力特分别占15.77%和8.12%。

公司认为,销售费用投入差距较大的原因是伊力特、金徽酒主要集中在新疆、甘肃市场,竞争对手相对较少,销售费用投入产出较高。

后期高端

金种子酒的白酒业务规模较小,一年不到10亿。 除了省内强劲的竞争对手外,还有一大批四川白酒,如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剑南春、郎酒、水井坊等。市场向高端化导致安徽省中低端白酒竞争过度,利润空间不断受到挤压。

走在这条刺刀锋利的轨道上,如果不变形,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2021年,金种子酒加大中高端产品开发力度,大力推广金种子福和香新品,迭代升级传统软香型、浓香型产品。 全年公司百元以上中高档白酒销量达38.93万升。 ,销售收入9690.32万元,比上年大幅增长。

据了解,金种子福和香主打200-600元的价格区间,2021年已实现销售额过亿元,今年一季度销售额为3253.37万元。

同时,公司对老产品实施迭代升级,将现有产品的软系列推向白酒行业最大的百元价位区间。 该公司还计划推出千元以上的产品。

金种子酒是典型的区域性白酒企业,公司90%以上的收入来自安徽省。 在上一波白酒国有化浪潮中,该公司几乎没有做什么。

在巨大的业绩压力下,公司最终决定实施有限国有化,在稳定省内市场特别是富阳大本营的基础上,重点拓展长三角、珠三角市场。

但是,真正迈出这一步谈何容易呢?

对于金种子酒来说,好消息是华润对其青睐有加。

今年2月,该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富阳投发拟将其持有的金种子集团49%股权(持有金种子酒27.10%)转让给华润战略投资。

受此消息刺激,金种子酒股价逆势上涨,从2月8日低点12.83元/股升至3月18日高点32.87元/股,涨幅超过150%。 此后,虽有小幅调整,但仍维持在20多元。

投资者看重的是华润的雄厚实力以及经营山西汾酒的成功经验。

四个多月过去了,股权转让仍未最终确定。 金种子酒能否复制山西汾酒的成功?

相关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