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威士忌现有竞争对手网友对威士忌的鄙视现象引发讨论

威士忌酒的鄙视链蔓延至各领域,网上波澜不断。尽管“鄙视链”这个词语经历多年,但强烈的言辞依然在不时涌现。事实上,“鄙视链”已遍及世界各地,再远的地方都会有它的存在。 我们以前曾经讲过白酒的鄙视链,可谓惨不忍睹。但没想到的是,国外的洋酒同样没有幸免。今天我们就来谈谈威士忌酒的鄙视链。原来,连苏格兰威士忌都有自己的竞争对手。看完这些,你会对它的实力刮目相看。 威士忌酒跟白酒一样,都是顶尖的蒸馏酒。通常以大麦、黑麦等谷物为主要原料,发酵蒸馏后,经过数年的橡木桶陈酿,最后制成43°左右的烈酒。 苏格兰和爱尔兰等老品牌的威士忌,目前享誉世界。威士忌酒界虽然看起来平静有序,内部却暗流涌动,竞争异常激烈。最知名的、也最具影响力的威士忌酒当属苏格兰威士忌酒,即便是那些平时不喝威士忌的人,也都有所耳闻。 鄙视链则更是令人咋舌,下面就为您介绍一下其中的一些。 日本>苏格兰>其他国家,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很少有对手能够跟苏格兰威士忌酒抗衡。但也许很多人没想到,就连日本这个“新贵”都开始攻入老牌怀抱。 最近几年,日本威士忌红极一时,频频获得各种奖项,并在拍卖会上卖了个好价钱。例如羽生扑克牌系列的威士忌,其价格屡次创下历史最高。至今,这些珍美的威士忌酒被藏家们视为最有标志性的艺术品。珍品。近年来,日本威士忌之所以备受追捧,固然是因为它善于利用稀缺性来升值。不过,苏格兰威士忌成功的根源却来自于其悠久的历史底蕴。200多家麦芽蒸馏厂的庞大规模是苏格兰威士忌的底气所在,但是,日本威士忌仅有十几家酿酒厂,自然产量较低。 此外,90年代日本曾遭受严重经济萧条,威士忌产量也因此大量减产。然而,没想到这一事件竟然会反过来为日本威士忌大幅提升价格打下基础,甚至导致市场供不应求。因此,日本威士忌在一定程度上也有了话语权,很多日本威士忌粉丝认为它已经超过了苏格兰威士忌。当然,他们也对其他国家的威士忌鄙视不已,这条鄙视链便由此形成。 酒厂们崇尚大牌,并非单单是威士忌这个行业的特性,而是人性的普遍表现。在威士忌领域中,大牌酒厂包括了芝华士、尊尼获加、宾得宝、麦卡伦等苏格兰品牌,以及余市、山崎、宫城侠、白州等日本品牌。 对于很多威士忌粉来说,这些大牌酒厂简直如数家珍,能清晰地辨别出哪个年份属于哪个风味的酒款。在他们看来,这不仅象征着身份和地位,还深刻影响着他们的品味观念。相比之下,那些喝小牌子的威士忌的人便遭到了不少轻视。实际上,这一现象不局限于威士忌,许多其他商品也存在类似的情况。人们总是认为大品牌优于无名品牌,这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现象。 年份酒是备受追捧的酒品,在威士忌界同样如此。与国内白酒不同的是,威士忌的年份指的通常是酿酒的最短陈年时间,而不是像国内一些年份白酒,只需加入几勺陈酿便能称为几十年的年份酒。 因此,在威士忌爱好者眼中,年份越长的威士忌味道越为精细复杂,品质也更为珍贵。相反,年份越短的酒体则更显单薄。而无年份的威士忌则被视为低档次的品质,难以入眼。 当然,这种对于威士忌的鄙视链是有其一定的道理的,毕竟老年份的威士忌无论从风味、价格或稀有度方面,都是无法与新年份相提并论的。相比之下,无年份的酒就相当有些神秘了,让人根本无从得知其准确的酿造年份。或许这正是它的软肋所在——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真实年龄。因此,无论是老年份还是新年份,都会看不起无年份的威士忌酒。以我个人而言,也是这样认为的。 以上就是威士忌界最为常见的几种鄙视链。尽管苏格兰威士忌在稳步发展,仍旧难以避免这些鄙视现象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