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试题上联孙行者学生纷纷交白卷仅有一人是满分

1900年9月,八国联军强迫清廷签订了《辛丑条约》,赔偿亿两白银,驻美公使梁诚在谈论用白银还是黄金支付时是,无意当中听到美国表示赔款“原属过多”,经过多次商讨,美国提出了退款办学,正式建立了留美预备学校。1912年,预备学校正式改名为清华学校,设立大学部,同时设立国学研究院,开办宗旨是为了研究“中国传统文化,使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相互沟通。国学在清华算是正统根基,这里也是汇聚了不少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是中国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诗人,他毕业于哈佛大学,他跟叶企孙、潘光旦、梅贻琦一起被列为清华大学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与吕思勉、陈垣、钱穆并称为“前辈史学四大家”。作为清华最出色的大师,陈寅恪也是有着自己一套讲课理论,他治学面面俱到,但性格有点古怪,近人讲过的,他不讲;外国人讲过的,他也不讲;以前讲课讲过的,不会提,但每次上课学生云集,就连许多朱自清这种教授也会去听他讲课,不过他出题更“怪”。1932年,清华大学正在举行新生入学考试,国文系 主任刘文典就想请陈寅恪出国文代拟试题,陈寅恪的想法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出的考题也不一样,国文试题很普通,作文是《梦游清华圆记》。
这种作文几乎都是自由发挥,任何一个景点,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都可以成为作文的主线,考生看到这种作文题都是信手拈来,但是最后一道题却让让学生们犯难了,这最后一题是“对对子”。对联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不算是陌生了,对联要对仗工整,平仄协调,可以说是一字一音的中华语言独特的艺术形式,不过陈寅恪的这个对联怪就怪在,它的上联只有三个字:“孙行者”孙行者我们都知道,这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另外一个名字,这个上联可是难倒了不少的人,学生不是交白卷,就是乱答“唐三藏”、“猪八戒”、“沙和尚”,仅有一人得了满分,这个人就是周祖谟。他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在语言文学方面成就突出,在1932年,他同时报考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对于这道“对对子”,周祖谟给出的答案是“胡适之”,他为什么会这么对呢?
在对联当中,有一种特殊的格式,叫无情对,就是上下对联完全不相关,比如上联:三星白兰地,下联为:五月黄梅天,上联是酒名,下联是天气,毫不相干,虽然陈寅恪最标准的答案是“祖冲之”,但“胡适之”也符合要求。
”孙“和“胡”又是两个不同的姓氏,“行”和“适”在古文当中都有“达到”的意思,“者”与“之”属于虚词,在对子上算是非常完整了,不过因为学费的问题,周祖谟最后选择了北京大学。
自从胡适听说了这件事之后,也是一直想要见一见周祖谟,但周祖谟一直都回避,周祖谟对此的解释是:胡先生道德文章为一代所宗,但与自己所学并非同一系统,骤然晋谒,有攀附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