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润“买不起”金种子酒?

华润部门忙碌了近一年,金种子酒却遭受了更大的损失。

1月30日,安徽金种子酒股份有限公司(600199.SH,下称“金种子酒”)公告,公司预计2022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5亿元至-1.95亿元。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影响后,公司预计2022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亿元至-2.1亿元。

这让很多投资者坐立不安。 要知道,金种子酒虽然2021年也处于亏损状态,但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66亿元,扣除非盈利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96亿元。 与2021年相比,金种子酒2022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将出现较大亏损。

对于业绩亏损,金种子酒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启动了组织、品牌、产品等业务的重塑,市场正处于适应调整期。

作为“皖酒四朵金花”之一,曾经享有盛誉的金籽酒能否重拾“点睛之笔”?

连续四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金种子酒成立于1998年7月,是安徽金种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1998年8月12日,金种子酒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其前身是始建于1949年7月的国营富阳县酿酒厂,是新中国第一批酿酒企业之一。

官网信息显示,金种子酒目前拥有10家分公司(子公司),主要经营白酒、生化制药等行业。 公司目前拥有“金种子”、“泽德”、“醉三秋”、“和泰”、“瀛州”五个主要白酒品牌。 在安徽,金籽酒曾与古井贡酒、口子窖、迎嘉贡酒并称为“徽酒四朵金花”。

然而,近年来,金种子酒的非净利润始终处于亏损状态。 Wind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金种子酒的非净利润分别为-2.28亿元、-1.14亿元、-1.9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金种子酒很早就发现了利润亏损的原因。 公司近三年年报中,在解释利润变化时提到,公司生产销售的酒精产品中低端产品占比较大,而中高端产品的市场基础还很薄弱。终端产品仍较为疲软。 。

低端产品占比较大,成为金种子酒的一大难题。 以2021年为例,金种子酒中高端酒和普通白酒营业收入分别为3.43亿元和3.95亿元,占酒类业务营业收入的46.48%和53.52%。

事实上,正谈君调研发现,金种子酒并没有尝试提高中高端白酒的比重。 2016年至2019年,金种子酒中高端酒收入占酒类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8.72%、69.16%、72.49%和74.76%。 中高端葡萄酒收入占比持续提升。

但从营收指标来看,金种子酒改革成效并不明显,甚至出现“逆转”迹象。 Wind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金种子酒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4.36亿元、12.9亿元、13.15亿元、9.14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6.89%、-10.14% 、1.89%和-30.46。 %。

不难看出,金种子酒加大中高端葡萄酒销量的四年里,有三年营收增速为负。 公司非扣税后净利润的表现则更为明显。 2016年至2019年,上述指标分别为0.5亿元、-0.3亿元、1800万元、-2.28亿元。

经过一年的努力,资金难以挽救,甚至损失了2亿,金种子酒不得不再次转向普通白酒。 2020年,金种子酒中高端葡萄酒占酒类业务收入的比重大幅下降至43.75%,并重新主攻中低端葡萄酒。

紧急战略调整,终于让金种子酒近两年实现营收正增长。 随着华润的加入,金种子酒又经历了一场风波。

华润强势入市

华润集团的加入,预示着金种子酒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2022年2月,金种子酒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阳投资”)唯一股东富阳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阳投资”)拟通过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将金种子集团持有的49%股权转让给华润战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战略”)华润投资”),是华润(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本次交易后,金种子集团股权结构发生变化。 富阳投资发展持股51%; 华润战略投资持股49%,成为金种子集团第二大股东。

华润入局后,迅速开始强力介入管理。 2022年7月8日,金种子酒迎来管理层“大变动”。 公司董事会一致通过三项议案,聘任何秀霞为公司总经理,免去刘锡进财务总监职务,聘任金浩为公司财务总监,聘任何武勇为公司副总经理。

从三位新聘高管的简历来看,何秀霞在华润雪花啤酒相关单位拥有20多年的工作经验,担任营销相关岗位; 金浩还曾在华润雪花啤酒相关单位工作20余年,具有财务经验。 ; 何武勇曾在华润雪花啤酒相关单位工作超过18年,主要负责人力资源相关工作。

从营销、财务到人力资源的强力介入,凸显了华润整顿金种子酒的决心。 与此同时,金种子酒公司内部也正在进行快速的人事变动。

2022年5月27日,刘志英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独立董事职务。 当年7月8日,张向阳因工作变动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 当年8月7日,杜伊平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 辞职后,杜伊平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此后,金种子酒于2022年11月发布多份高级管理人员变动公告。

对于华润来说,布局金种子酒是公司白酒版图扩张的重要一步。 毕竟,他投资山西汾酒,让他赚了不少钱。

只是任何组织架构调整的效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 华润金种子酒整治成效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检验。 现在,也许是一个更难以改变的时刻。

好消息是,业绩亏损的金种子酒股价却意外上涨。 Wind数据显示,2022年2月6日,金种子酒收盘价为13.13元/股。 截至2023年2月3日收盘,金种子酒股价已攀升至28.18元/股。 不到一年的时间,金种子酒的股价就上涨了一倍多。

如何离开安徽?

除了在组织架构上的强势介入,华润也开始利用自身资源重塑金种子酒。 据悉,2022年9月,华润啤酒高端私人发布会上,金种子香将再次携手“喜力”、“面子”、“艾尔”、“黑狮”五个高端啤酒品牌共同亮相。 ”和“李”。

同时,金种子加强了对金种子软大师和金种子香产品的营销投入。 如金种子先后在全国开设了26家香水专卖店,树立品牌形象,提高消费者认知度。

今年春节期间,金籽酒还推出了“送籽酒过年,开箱扫二维码赢金”的春节促销活动。 消费者购买限量产品时,即可获得相应的三重好礼,包括春联礼包、100%现金红包、以及金种子定制的金币和金钥匙。

在1月18日召开的2023年创业启动会上,何秀霞代表金种子酒业与7个项目组领导签署了打赢这场硬仗的“军令状”,其中包括组织重塑。

华润“倒水”到“发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安徽市场留给金种子酒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白酒行业流传着“东不能入皖,西不能入川”的说法。 言下之意是,安徽和四川都是白酒生产大省。 两大产区拥有得天独厚的气候、水质、粮食等资源。 其他白酒品牌很难进入这两个省份的市场。

除金籽酒外,目前安徽省还有“三朵金花”——古井贡酒、口子窖、迎嘉贡酒。 公开数据显示,从竞争情况看,本土品牌占据安徽白酒市场近70%的份额,其中“皖酒四金花”合计市场份额约54%。

2021年,安徽白酒市场出厂规模约300亿元,本土品牌占据近70%的市场份额。 其中,古井贡酒、口子窖、迎嘉贡酒、金种子酒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7%、14%、14%。 11%、2%,金种子酒的地位并不明显。

金籽酒在省外的市场地位也不容乐观。 从地区来看,2021年金种子酒在省外市场的营业收入仅为0.89亿元,占总收入的7.35%。 可以说,省外市场对金籽酒的营收贡献微乎其微。

省内市场地位岌岌可危,省外仍有很大拓展空间。 金籽酒必须尽快“破壳而出”。 毕竟,金种子酒在安徽市场剩下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开立股票交易账户尊享福利,入金送188元红包,100%中奖!

金种子酒股吧_000799股吧股吧_金徽酒股吧/

000799股吧股吧_金种子酒股吧_金徽酒股吧/

海量信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