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生命之水伏特加的今生前世

不点蓝字,我们哪来故事?

前段时间,一段话爆火整个网络
“雷霆嘎巴,无情哈拉少小鸟伏特加~”
爆火之后很多人产生了一个疑问
小鸟伏特加?啥玩意?干什么的?

什么是伏特加:
伏特加(俄语:Водка)是一种经蒸馏处理的酒精。它是由水和经蒸馏净化的乙醇所合成的透明液体,通常会经多重蒸馏从而达到更纯更美味的效果,在蒸馏过程中除水和乙醇外加入马铃薯、菜糖浆及黑麦或小麦,如果是制作有味道的伏特加更会加入适量的调味剂。
伏特加的起源:
关于伏特加最早出现的年份、发明者以及原产地等流传着不少说法,至今仍存在着争议。较为确凿的说法是,酒精蒸馏技术最早可追溯至12世纪,由意大利萨莱诺医学院研制,用作医疗用途。而在俄罗斯,伏特加最早于14世纪末出现,由热那亚(意大利)大使引入(aqua vitae – живая вода生命之水),当时罗斯称之为“面包酒”。直到15世纪中后期,伏特加的生产方式才开始在俄罗斯普及开来。随着技术的发展,俄罗斯在改善伏特加纯度和口感等方面取得了卓著成效,并开始出口国外。彼得大帝时期,贵族和商人阶层被授权在自家领地上开展酿酒业,国家的支持和完备的生产条件使得伏特加的质量被提高到了一个新高度。直到18世纪,随着蒸馏技术和过滤方法的愈加完善,伏特加的品质才逐渐得到提升。不过,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伏特加才终于从东欧走向世界。19世纪,得益于化学家德米特里·门捷列夫的研究,俄罗斯历史上首次推出伏特加的国家标准(酒精浓度40°)。

酒精度40° —门捷列夫的研究
门捷列夫在论证酒精与水混溶的理论方面做出了很多贡献,他研究了伏特加具备理想的酒精与水的重量比和体积比的可能性,撰写了学术论文《酒精与水的混合》。关于伏特加酒酒精与水的混配比例问题,门捷列夫建议:从生理的角度及酒精对作用的角度看,伏特加中的酒精浓度以40%为最佳。他认为,40%的酒精含量若以酒精和水的体积计来混配是很难的,而以酒精和水的重量计来混配,是容易准确得到的。门捷列夫的这一建议奠定了俄罗斯伏特加品牌“莫斯科特酿”的配方基础,该品牌配方与1894年被俄政府授予了专利权。专家学者们在当时发明的伏特加酒精含量测定表(酒精计法),至今仍在生产实践中应用。

伏特加不仅是俄罗斯人生活的一部分,在某种程度上更是他们精神的寄托,它生动的反映并深深地影响了俄罗斯的民族性格。
伏特加酒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发展轨迹。
俄罗斯一直流传:“可以没有美味的点心,但是不能没有足够的伏特加;可以没有愚昧的笑话,但是不能没有足够的伏特加;可以没有惊艳的女人,但是不能没有足够的伏特加;伏特加,多多益善!”有当代作家说过:在这个不那么完美的国都里,正是伏特加支撑着俄罗斯人民去面对生活中的种种挫折磨难。伏特加提供了一种真正与无关的私人世界,一个可以在幻想的自由中得到放松、忘却烦恼、纵情欢爱的地方。伏特加在俄罗斯被称为:战斗男人的“第一任妻子”。在俄罗斯,大多数男人都疯狂地爱着伏特加,甚至把它看成自己的“第一任妻子”,因为几乎所有男子在结婚之前就已经学会饮用伏特加了。有时候,甚至连睡觉都舍不得撒手。
喝和禁的爱恨情仇。伏特加喝与禁经历了曲折坎坷的故事伏特加一直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摇摆。
18世纪初彼得大帝对伏特加酒实行国家专营制,这时伏特加酒的税收已成为最主要的财源。18世纪中叶是俄罗斯制酒业发展的黄金时代。1755年叶卡捷琳娜二世对酒业实行贵族特权制,禁止社会其他阶层生产和经营酒业,酒业被国家垄断。之后她又下令设立酒类专署,并允许私人造酒售酒,使俄罗斯制酒业的发展达到顶峰。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效仿彼得大帝,垄断控制伏特加的生产权,以填补“一战”高额的军事经费。而后十月爆发,但禁酒令仍未解除,趁着全国一片混乱之时,红军和都四处免费光顾伏特加酒馆,滥饮一气。有人幽默地指出,红军最终赢得了胜利,原因之一便是他们更好地守住了酒馆,并以枪刑来处罚酗酒者。20年代中期,列宁废止了禁酒令以赢得民心。但是,新生的苏维埃政府需要尽快安稳社会秩序,因此反酗酒行动就被迅速地提上了日程,过渡地饮用伏特加等烈性酒已成为阻碍社会安稳的绊脚石。于是又重新下令禁酒。1941年苏德战争的全面爆发,斯大林公开撤销了禁酒令,并下令必须保证一线士兵每天能喝到至少100毫升的伏特加来驱寒保暖,增强战斗力。所以苏联的伏特加酒厂一致认为,苏联之所以能打赢纳粹,靠的就是两样:伏特加,以及喀秋莎火箭炮。1958年赫鲁晓夫又展开大规模的禁酒运动,但随着他短暂的生涯的结束,禁酒令并未得到很好的实施。1964年,勃列日涅夫上台,他本人嗜酒成性,曾在赴苏格兰的专机上喝得酩酊大醉,根本无法进行国事访问,因此他对伏特加的管制十分松散。他曾说,俄罗斯人离了这个什么事也做不了。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他是苏俄历史上唯一严格下令禁酒的,一上台就颁布了《关于消除酗酒的措施》,一时间大批酒厂和商店关闭。这一看似严厉的举措不但没有缓解酗酒现状,反而催生了大批民间自发的酒厂,食用糖几度脱销,家家都在酿私酒,伏特加的生产转为地下。那时见到商店标牌:古龙水,下午2点供应,那是卖酒的暗语。这一次的禁酒运动惨淡收场。1991年叶利钦当政后,吸取了戈尔巴乔夫的惨痛教训,努力打造亲民形象,常常在公共场合饮酒谈笑。叶利钦甚至用炫耀自己喝醉过来勾引女人,以显示自己与平民一样。2000年开始普京时代,采取温和的禁酒政策。在2007年政府就通过了《限制零售及饮用啤酒及其制品》的法律,明令禁止在公共场合饮用任何酒精饮料,但似乎并未奏效。2003年,一座伏特加博物馆在莫斯科落成,还举行了盛大的庆典来给五百岁的伏特加贺寿。可以说,五百年的伏特加史,就是五百年的控制与反控制史。五百年来,政府一直想要控制人民对伏特加的依赖,而每一次控制都只能令人民对其依赖更深。然而,也许这么说有些奇怪——这次诞辰五百年庆典有可能成为伏特加的告别仪式。2013年新年伊始,俄罗斯政府又一轮风风火火的禁酒运动开始了。继1995年不能在电视和广播中登载酒类广告以来,在互联网和任意发表的刊物中也将难寻酒的踪迹。如今俄罗斯人想喝酒,只能去餐厅,酒吧或在家中。街头的零售亭杜绝贩卖烈酒,超市在夜间11:00到早晨8:00间停止出售任何酒类,伏特加、葡萄酒等也从食物归类为含酒精饮品。
政府历次的禁酒运动无一不以失败告终,每一次的大规模反酗酒运动都激发了俄罗斯人对伏特加的又一轮狂热。可以说,伏特加就像水,像空气,早已成为俄罗斯人生命的必需品,如血液深深融进他们的骨髓。

伏特加与性格:
喝伏特加“只是为了将那些与生俱来的负担忘记”。伏特加不仅是生活的一部分,在某种程度上更是他们精神的寄托,它生动的反映并深深地影响了民族性格。豪放、热情、好客、勇敢等性格,是伏特加酒对俄罗斯民族性格的积极表现。俄罗斯地域辽阔,造就了俄罗斯人豪迈、奔放的性格。伏特加酒很好地表现了这一特点。另外,伏特加酒还是待客佳品。俄罗斯人会拿出盐和面包来迎接贵宾,也会在就餐时用伏特加酒来招待客人。他们极少劝酒,让客人按自己的喜好随意饮用,家中有多少酒就可以喝多少酒。俄罗斯人的这份热情让客人感到十分的温暖,而俄罗斯民族的好客、慷慨也很好地表现了出来。俄罗斯人崇尚集体主义,他们喜欢聚集起来,开怀畅饮。对于这一点,也体现了俄罗斯人团结的一面,当国家受到侵略时,他们总是团结起来英勇地保卫自己的家园。消极、发泄性、极端、无节制,是伏特加酒对俄罗斯民族性格的消极体现。俄罗斯人喜欢挑战自我,但遭到失败时他们又畏缩了起来,狂饮无度用酒精将自己。生活的压力、对现实的不满,这些都让俄罗斯人偏爱于用酒精这种方式让自己暂时置身事外、避开压力和现实。伏特加的历史伴随着俄罗斯的发展,也深深地影响了俄罗斯的民族性格。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没有伏特加,就没有战斗民族。看俄罗斯人喝伏特加时的那股豪气劲:每个人都是高举酒杯,一口喝下,秀出空杯时还会大叫一声“哇”,不时地问一句:你尊重我吗?(喝高了的表现)战斗民族的豪放之气显露无疑。

在今天的俄罗斯,少饮或不饮正在成为时尚,旧的饮酒文化在悄悄地发生转变。在企业里,在年轻人中间,为了保持清醒的头脑而放弃了豪饮的做法。大城市里的“新俄罗斯人”认为,传统的烂醉如泥等同于将酒精直接注射在血管里,而失去了对酒原本价值的体味。但在广袤的国土上,这种转变仍不显著。在农村伏特加仍然具有代金价值。对那里的人来说,他们需要做出选择的不是“喝红酒还是喝伏特加”,而是“喝劣质伏特加还是喝自酿的伏特加”。伴随着战斗民族的过去,旧的伏特加正逐渐沉入到历史的迷雾里,新的生活方式的转变也在不断为伏特加文化增添着注解。
俄罗斯人不能拒绝伏特加,这既是他们生活的物质之根,也是他们惟以寄托灵魂的精神之根,是俄罗斯的神,是纯净的精灵。过去,当俄罗斯人打开一瓶伏特加,也许是为了悲伤,或者是为了喜悦,但现在,为了享受生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