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邑白兰地为啥很少桶强装瓶?

威士忌的老饕常常以喝单桶桶强(Single Cask Cask Strength)自诩。 的确,单桶很好地诠释了不同类型的橡木桶给予威士忌的独特风味,而桶强则完整保留了威士忌在桶中陈年后的“原汁原味”。单桶桶强喝的就是其独特性和原始性。不过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单桶桶强威士忌喝起来并没有经过调配的单一麦芽或调和威士忌来得好喝。如果威士忌都是以单桶桶强来卖,还要那些的大师作甚? 同为世界性烈酒之一的干邑白兰地,却几乎都是经调配后装瓶的,而且酒精度几乎都为40%。在个性化和多样化日益成为个人标识的今天,干邑白兰地为啥却鲜有桶强版本?亦或单桶版本?
我们知道,威士忌的风味主要来源于蒸馏和桶陈。不同的蒸馏器和不同的橡木桶可以组合出千变万化、纷繁复杂的威士忌风味。这就给单桶或桶强版本威士忌的推出提供了无尽的空间。 但在干邑的生产过程中,各大酒厂使用的蒸馏器和蒸馏方式几乎是一样的,都是采用夏朗德壶式蒸馏器进行双重蒸馏,且蒸馏器的设计和尺寸都是受法律严格规定的。
蒸馏后的新酒基本都是采用特隆塞和利穆赞这两类橡木制作的橡木桶进行陈年,大家的橡木桶都差不多,橡木桶给予干邑的风味也差不多。另外,干邑所采用的葡萄必须种植自干邑区所辖的六大产区。公认,这六大产区所产葡萄会对最终的成品产生很大的影响。一般认为,大小香槟区所产葡萄风味最妙,其余产区也独具魅力。不过,这六大产区早已经为各大品牌酒厂和数以百家的小型酒厂所瓜分。各大酒厂所能做的就是以自家或收购来的各大产区的葡萄进行酿制蒸馏,然后装进自己酒窖的橡木桶中进行陈年。 正是因为相对固定的产区(六大产区)、相同的蒸馏技艺(夏朗德壶式蒸馏器双重蒸馏)、相同的橡木桶类型(特隆塞和利穆赞),各大品牌酒厂能玩的就是调配:将不同年份的干邑进行勾兑。最终,调配成为干邑的真谛。 在干邑区,衡量一家干邑品牌实力大小的重要标准,就是不同陈年年份的干邑基酒,特别是超高年份的老酒(一般来说桶陈50年之后就后转移至玻璃器皿中)。谁家拥有的不同年份基酒越庞大,给调配师提供的调配想象空间就越大。因此,人头马、轩尼诗、马爹利等大牌常以自家拥有庞大基酒储存并且部分已经超100年甚至200年的老酒而沾沾自喜。也因为拥有庞大的不同年份基酒,人头马的路易十三才可以用多达1200种全部来自大香槟区的基酒进行调配,基酒中不乏长达100年以上的老酒。也正因为如此,没有庞大的实力,一般的干邑厂家非常难以拥有庞大的基酒储存和超高年份的老酒储存。这也是为什么干邑都被四大生产商—轩尼诗(Hennessy)、人头马(Remy Martin)、马爹利(Martell)和拿破仑(Courvoisier)紧紧掌控着。他们占据了干邑80%以上的市场份额的原因。
说到这,不禁要问,那些大牌生产商拥有如此多的不同年份基酒,哪为什么不推出单桶系列或桶强系列? 其实,刚才已经作出回答:正是因为相对固定的产区、相同的蒸馏技艺、相同的橡木桶类型,各大品牌酒厂能玩的就是调配。 推出单桶,很难在市场中建立独一无二的风格优势。试想:如果人头马推出20年经利穆赞陈年的单桶干邑XO,马爹利也推出20年经利穆赞陈年的单桶干邑XO,它们之间的风格会有很大的差异吗? 虽是如此,还是有极为个别的厂家推出过单桶干邑,不过它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极少且极贵。 2009年,人头马推出第一桶黑蕴典藏干邑 LOUIS XIII Rare Cask 43.8,全球限量786 瓶,当时的售价高达1万欧元。时隔4年,第二桶黑蕴典藏大香槟干邑于2013年上市,限量738瓶,当时售价更是高达.8万欧元。
御鹿干邑(Hine)也曾于2013年9月推出一款限量版1953年份单桶大香槟区干邑,以庆祝250周年纪念。
时至今日,不管是路易十三,还是御鹿,单桶的概念都仅限于纪念意义的限量版。一个字,贵!四个字,实在太贵! 相比较于单桶,桶强干邑更为少数。为什么呢?因为,调配才是干邑的真谛,而调配讲究的是平衡均衡及风格的稳定性。桶强因为天使分享的不同很难做到风味的稳定性和一致性,这对于干邑来说是致命的。 虽是如此,卡慕还是推出了干邑领域少有的桶强系列——卡慕原浆。是它的度数。卡慕是卡慕核心酒款——卡慕特醇所使用的原浆。它来源总裁西里尔·卡慕先生的一次富有创造力的杰作。西里尔·卡慕先生通过家族累积的酿酒经验,发现了使用过特定年数的橡木桶的木桶纹理中蕴含着一些口感极其复杂的生命之水,这部分酒液非常稀有。 卡慕干邑研发团队通过反复的科学化研究,将陈年接近尾声的生命之水重新注入到这些橡木桶中,巧妙的运用了物理原理将橡木纹理中的珍贵酒液重新提取出并融入到木桶中的生命之水。 如此得来的酒液介于浓烈与柔滑的口感之间的“”。同时度也最能完美地诠释干邑各种香味的特性,尤其是布特妮产区(Borderies,也称边缘区)的紫罗兰花香——其芳香包含了甜美的香草味,同时还伴随着摩卡、蜜饯、胡桃以及橡木香味。 不过,综上所述,调配才是干邑的灵魂和真谛。卡慕原浆只是为我们打开了另一扇小门。